我的上師陳瑜伽士的故事
普賢王如來壇城法脈傳承到美國

 

林鈺堂上師之英語演講
弟子虛明以波蘭語傳譯
於波蘭.華沙.亞太博物館亞洲畫廊
二〇一八年五月廿九日

林上師審訂
弟子疾呼筆錄及初校中譯
弟子無盡光中譯

 

簡繁轉換 - 繁體

 

弟子虛明請我談一談陳瑜伽士。而且,陳瑜伽士未曾真正撰寫他自己的自傳,因為做為佛教徒,你知道,我們相信「無我」,你知道。而且,另一個原因是因為他認為如果你有興趣了解我,重點是通過我的著作來了解我,因為在那兒你會找到我對佛法的理解、我的修持、我的感應,諸如此類。

然而,當他在印度噶倫堡單獨閉關二十五年時,他開始出版英文小冊子,並把它們免費寄送給世界各地的佛教徒們,以及佛教團體和圖書館。所以,一些佛教徒開始注意到他。後來,兩位從英國來的和尚去到噶倫堡並請他就佛教禪定做一系列的講解。

在那一系列講解的開端,他確曾簡要地提及他自己的自傳,而整部英文書在我們所有的網站公佈著。而你能夠在這本書,或者在(此畫廊)後方為你提供的那些書籤和卡片裡找到網址。並且弟子智蓮今天剛好完成了將這篇簡短的自傳翻譯成波蘭文,而你們中有些人得到了一份副本。再過幾天,我們將會把它上傳到我們的網站以供眾。而我不認為當人們聚會時,我們還要拿出東西來念一念。所以,我不會念這自傳來打發時間。

啊,我認識並跟隨我的上師,是在他人生最後的七年,而那是從1980年到1987年。而且,所以,我對他一生做為史實的細節並不知道很多,但我接觸他主要是為了佛法,並且追隨他,以及在佛法服務上協助他,所以,在他圓寂後,我能夠繼續他的法務。所以,首先,我簡要地告訴你們我對他一生的大致了解。

當他年輕的時候,他是中學華文教師。因為他擅於寫作,所以,當他所在地區的人們想邀請一位名僧到他們的地方給予教導時,人們就要求他開始聯絡那位中國僧侶,而那就是他如何開始接觸佛教。在那之前,他還學習過道教,並修過一些道術。而在佛教,他開始淨土的修持——持誦「阿彌陀佛」。在那段期間,他是素食者。後來,他有機緣跟隨一位格魯派的法師,因此,他在那個時期完成了基本加行的修持。因為他是位教師,所以他必須早起——早上四點,並修持兩、三個小時,然後去上班。之後,有寧瑪派上師,諾那仁波切來到中國傳法。(虛明:那是大約哪一年?1930?)在三十年代,是的。

後來,在諾那仁波切圓寂後,有另一位噶舉派——噶舉派上師,貢噶仁波切前往中國繼續諾那仁波切的教導,所以他也跟隨著。在那段時間裡,他是如此地投入佛法修習以致於他去到山洞裡,兩個山洞,一個是「獻花(巖)」,另一個是「天龍(巖)」,在這兩個山洞裡他獨自修習了兩、三年。過後,為了學習密法的祕密(修法),他放下一切,獨自前往西康和西藏待了四、五年。在八邦寺,他也向親尊仁波切學習,而我想就是在那時他和第十六世噶瑪巴(大寶法王)是同學。在西藏和西康,他總共追隨了三十多位上師。並且,在八邦寺從親尊仁波切那裡,他領受了全部五百多尊的灌頂,那用了好幾個月。

之後,他意識到中國將要變成共產黨,所以他前往印度以便繼續他的佛法修持。在印度,他住在一間小公寓裡,並獨自閉關,長達二十五年。在歷史上這麼長時間的閉關是十分罕有的。他在印度閉關期間,由於他寄送出許多小冊子,有些不同地方的人們想邀請他到他們的國家去。(虛明:我能否說一下,我也是發現了這些小冊子,而這就是為什麼我找到您。)是,那是因為我認識他之後,我幫忙出版這些小冊子。最後,一對美國夫婦成就了邀請他到美國去。

當他去到印度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——去菩提伽耶向釋迦牟尼佛朝聖。在那裡釋迦牟尼佛告訴他,「哦,有一天你將會帶我去美國。 而他說,「哦,怎麼會是我帶您去那裡?當然是您帶我去那裡。」但是佛陀說,「到時你就知道了。」後來,在那對美國夫婦出現前,有一天在他的定光中,他看到龍王顯現。依照傳統,在西藏的密宗唐卡裡,龍王是上半身人,但下半身仍然是龍。但這尊,顯現於他面前的,是完全人身,並且盛裝,如同一位中國帝王的樣子。並且龍王向他跪下說,「請來美國弘揚佛法。

我開始閱讀佛教書籍是在我拿到博士候選人之後。雖然我來自佛教書籍豐富的台灣,但是,由於我是學邏輯,那一類的東西,所以,在台灣我沒有學習佛法。然後,在我拿到候選人後,我有較多閒暇時間,所以我研讀了三年,主要是佛書和佛經。所以,在那時,我在圖書館裡也讀過陳上師的中文書籍。而他在那時候是住在伯克來,鄰近加州大學校園,所以,有時我會在街上碰到他。但,我並沒有向他打招呼,或試著去接觸他。

在讀了三年書之後,我自己選擇修習持誦「阿彌陀佛」。而且我很認真,每天我持誦一萬遍。對我這樣的初修者,那是——那意味著每天八小時。在我持誦佛號並且累積超過四百萬遍之後,接著,你知道,就有一個機會讓我認識他。因為陳瑜伽士每年都出版小冊子來寄送,你知道,兩次,而有一次他叫一間中國人開的小複印店做這個事,而那位老闆是我的朋友。並且那個朋友知道我在修習佛法,所以他說,「哦,我可以把你介紹給他,我認識他。」所以,我通過那位朋友邀請陳瑜伽士來我的公寓吃晚飯;這是我如何開始認識他的。

並且,在那時候他開始了他一系列的關於佛教淨土宗的演講(〈淨土五經會通〉),他發願做四十八次的演講,因為阿彌陀佛有四十八大願。而在當時,正是他在舊金山做第一次演講。而那時的演講分為五次,每週一次,所以,我跟著他去(這五場)演講。之後,你知道,很快我就跟隨了他,開始成為他的弟子,並幫助他做法務。但是,你要知道他並不容易(跟隨)——比方說,如果你想跟著我,我不會波蘭話,而如果你不會英語,那麼就很困難,對嗎?即使他是中國人,而我也是中國人,但他說的是他的湖南方言;而且,他還在西藏和西康,之後印度,住過,所以,他的口語是很難懂的。但是,由於我們談的主要是佛法,所以,大概一個月,我就能完全聽懂他了。

而且,剛開始的時候,當我們走在街上,有時候他會吟朗他的中文詩——你知道,中國古詩非常簡約,非常簡短。所以,你知道,我必須一字一字地問他,一次一字,才能弄清楚他要說的是什麼。所以,剛開始是那麼難的。但是,你知道,我變成順當地繼續跟隨他的原因是,那時候我已經持誦「阿彌陀佛」超過四百萬遍,並且我也有些感應,所以我注意到這是真正的地方,你了解吧。是的,我能感覺到,你知道,力量、光,你知道,和感應的夢。所以,你知道、你知道,這地方有真東西。而且,因為我能勝任,所以,很快地,你知道,我在做所有的小冊子。還有,他讓我逐漸接手做敬獻寶瓶、火供。甚至他的四十八會的淨土講座,在他圓寂前,我曾代表他講了幾次。而且,直到他涅槃時他講了,包括我代他講的,四十五次。但在他涅槃後兩年內,我完成了餘下的三次。

所以,例如,你知道,在他剛到美國的時候,並沒有很多人知道他,所以,他在美國十五年間的法務,比如,火供兩百次,然後敬獻龍王的寶瓶是一百五十。但,現在是他涅槃後大約三十一年,而火供超過九百次了,並且即將在波蘭此地敬獻的寶瓶是4351及52號。而且,我們免費印送的不只是小冊子,還有很多中文書、英文書,甚至還有一些波(蘭)文書。而且,我們有四個網站,它們的內容主要是一樣的,而我們也有波蘭文的網站。在那裡你可以找到幾乎所有他的作品,和所有我的作品。這都是純粹的佛法奉獻,因為沒有商業廣告,沒有鏈接到別的東西上,而且所有東西都免費讓你下載。而且,我也有一些波蘭弟子,像這位(上師指著弟子虛明),他已經超過二十年了。我認為他們會跟隨我是因為,他們發現為這個法脈服務,你知道,他們得到感應。所有的波蘭文譯作都是由他們自願完成的。

而且,他(虛明)要我談談這個法脈。法脈只是陳上師,你知道——哦,法脈的名字是叫做「普賢王如來壇城法脈」。這個法脈的特點是因為陳上師不僅理解和掌握了密宗傳統,並且也完全了解所有的漢傳佛教傳統。而且,他總是強調說三乘是一個一致的體系。所以,我只是遵循這個傳統。然後,如果你參訪我們的網站,我建議你也許試著從閱讀演講開始,因為我的演講總是,你知道,很少佛教術語,而是試圖把佛法帶入你的生活,和我們的日常生活是聯繫在一起的。而且,我想,你知道,要了解為什麼我們繼續提供這項服務的一種方法,即使我們沒有看到任何,你知道,世間的結果,只是因為,比如,敬獻寶瓶和火供,它們持續下去是因為人們祈請,因為人們會繼續前來祈請這類的法務。因為他們體驗到它有真實加持的利益,所以,下次他們自己有問題時,或者他們的朋友和親人有問題,他們自己推薦之於親友。而我們累積的數字表明,你知道,它真的有東西,否則就不可能有這樣的結果。

而且,我希望如果你們有時間,你知道,試著去找到陳瑜伽士的自傳並研讀之;裡面講了很多,你知道,你也許會要賞識,是的。現在我講完了我認為關於這個題目需要說的,所以,如果你有問題,或者你還想知道更多關於陳上師的某些事情,那麼你提出你的問題。

 

吉祥圓滿

 

二○一八年六月十二日
筆錄於馬來西亞,砂拉越,古晉
審訂於加州,愛爾舍利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