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「無我」談起

簡繁轉換 - 繁體


MP3


開示及審訂:林鈺堂上師
錄音及筆錄:弟子疾呼
二○一八年十一月廿二日 講於美國加州

 

 

現在呵,要講的題目是〈從「無我」談起〉。啊,這個題目呢,是我自己想要講的。為、為什麼想要講這個題目呢?因為「無我」呢,是我們佛法裡面呵,最根本的一個觀念嘛。因為你說空性、空性,就是指「無我」啊。但是,實際上的社會,它構成的基本,就是說一個「我」的觀念嘛;就是說,每個個人,喔,一個一個的自我。所以,他有他的責任、權利、義務,喔,然後,從這樣去建構,喔,團體啊,什麼、什麼;而且,有國家的「我」、民族的「我」、社團的「我」、宗教的「我」、宗派的「我」,呵,種種的。那,我們即使佛教徒說,喔,我們強調無我、無我,誒,你的生活裡面所有的一切,從世間來看,你還不是有「我」?他看你,怎麼有各有各的山頭啊——你有、你有你的宗派啊,你有、你有你的修行啊;都是、都是有「我」嘛,哪裡沒有「我」?呵。

 

所以,這樣子講的話,就產生一些問題說,喔,那,我們佛教徒講「無我」,你到底是,啊——說一套,做一套嗎——言行不一致;還是說,光是唱一些高調,做不到的高調——實際上,你還是做不到,呵。所以,這樣子呢,就要——需要說明一下說,為什麼佛教要講「無我」?「無我」到底是什麼意思?不講清楚的話,那,誰會相信啊?明明都一切都是「我」的,要、要怎麼樣去信這個「無我」?呵。

 

那,這個「無我」的觀念,是佛法——它是怎麼來?釋迦牟尼佛祂當年想要解決說,所有的有情啊,為什麼要在輪迴六道裡面這樣子苦?呵;而且,生老病死,誰也逃不掉?呵。那麼,這個到底有沒有解脫的方法?有沒有辦法說,可以完全從這一些,一再地生老病死,這樣永遠不斷地受苦裡面出來?所以,祂是等到自己真地體會到怎麼樣子出來以後呢,哦,祂要來幫別的有情囉。那麼,對人類呢,祂要幫的話,祂當然得用一些話來講囉,不然,怎麼樣瞭解?呵。所以,祂就要講一套話,來使他們瞭解說有道理,要這樣照做,才會出來嘛,呵。那麼,這裡祂就是講的就是因緣的方法囉。祂就是說,哦,為什麼會這樣?哦,往前推,它的因是什麼?那一步的往前推,推來推去,推到最後,祂說,根本無明。但是,這種所謂「根本無明」,這種東西是非常微細的,你也必須修行到,哦,心很定啊,定力很深,又很清淨,什麼東西已經都、都丟掉了,那麼,才能察覺那種非常微細,根本沒辦法表達的那種心裡的那種開始有分別、開始有衝動、開始有執著,那一類的微細的東西,那是實際上的人,一般人根本不會體會的。所以,你跟他講這個,也是空洞理論嘛,呵。

 

但是,即使這樣呢,我們可以從不去要求說,非要體會到那個說,喔,這個講的是對的。光是理論上,也是有可能解釋說,你看吧,這個我們所有的事情呢,你一開始說,哦,這樣好、這樣不好;哦,這樣舒服、這樣不舒服;這樣我喜歡、這樣我不喜歡;一開始有了分別、有選擇,有一個說,我要什麼,比較好;一有這一些的時候,那麼,這一些怎麼來?就是佛法通常所謂的「著相」,或者「執著」囉。就是你、你說,這樣子,是一個好的,我要;這個——起了這個分別啊,把某個特別的情況界定了。或者——然後,你說,我要,這就是一個執取嘛;就是我希望抓著不放囉,呵。就是說,由這一些開始呢,那麼,接著呢——我們當時這一些是很自然;為什麼?你是有情,你當然覺得這樣舒服,你要、要啊;呃,這樣會痛苦,我當然要躲開啊,呵。可是,問題是在什麼?每個人都這樣的時候,每個有情都這樣的時候,那,比方說,現在能夠舒服的、能夠好的這一些東西,很少的時候,怎麼辦?哦,大家為了自己舒服,哦,管你啊?就——鬥爭嘛,就是甚至害、害對方,都沒有關係嘛;有沒有?結果就一定是——所以說,輪迴沒辦法停,就是因為這樣。只要你有這一些根本上的這一些分別跟執取,那麼,下面就是誰也擋不住了。而且,你也不能說,我不要,就好了;沒有用啊。呃,別的人要啊;還是、還是會鬥你啊,呵。所以,這個東西,不是那麼簡單說,懂了道理,他就能出來的,呵。

 

那麼,在這樣的情況下,就意思就是說,原則上,你只要說,哦,無執啊、不著相啊,這其實就是可以解釋說,佛法修行的道理跟根本選擇的那個方針喔,從那邊來的。但是,這裡面為什麼強調一個「無我」呢?因為所有的這一些呢,裡面最厲害的,就是我們有一個「我」的觀念。然後,這個觀念呢,就我好,就好嘛;我要嘛、我喜歡嘛,呵;我不喜歡、我討厭、我恨。哦,你看,這個根本的那個指揮我們的想法、做法,呵,心態的,是這個「我」的觀念。那,為什麼要去說「無我」呢?明明不是每個人都這樣嗎?那是因為你仔細去瞭解的話,什麼叫「我」?你所執的這個「我」呢,就像說你的身體吧,你當然,你的「我」的觀念,裡面跟這個身體離不開囉;但是,你這個身體,照我們現在懂的說,新陳代謝啊、什麼,它裡面也是東西一直在換啊,時時在換的,呵呵;一下子東西進去,一下子東西出來,沒有一個固定不變的東西在那裡嘛。就是說,實際的世界是一個一切都在一直在遷變的東西,呵。我們說光陰、光陰,就是因為,你看吧,那個太陽光,照到的地方和暗的地方,還不是一直在動啊;有沒有?呃,一直在變化的;光的強、弱,什麼,都在變的。

 

那,可是呢,我們一有了觀念說,我怎麼樣,哦,這個是什麼,我們就會很容易就留在只用觀念去想,忽略了說,實際上你所指的,其實已經都一直在變囉,呵。換句話講,就是說,我們被我們的觀念喔,好像蒙住了真正的眼睛,變成看不到真實的經驗裡面,我們真正經驗的世界的裡面的一些真相,看不到,都留在心裡想的這一套啊;啊,這一套裡面最強的是這個「我」的觀念啊。啊,其實,「我」的觀念你要是懂得它只是人心裡的一個觀念,而且,每個人雖然我們說同樣——喔,我們講同樣的語言囉,同樣的幾個字啊,叫做什麼觀念、什麼觀念,可是,你心裡對這個觀念是怎麼瞭解,和我心裡對這個觀念怎麼瞭解,也是不知道,因為沒有辦法去比較;除非我們做起事來,喔,衝突了,才知道說,哦,我們的觀念還是不同。所以,呵呵,用同一個名詞在講,喔,到時候我們觀念還是不同,那,你要怎麼辦?有沒有?就是說,先要看清楚說,所有人、人的觀念啊,所有我們造的這些東西,呵,它蒙蔽了我們啊。一方面它在指導我們的在生活裡運作,可是,實際上它有很大的蒙、蒙蔽真相的這個作用在。那,它所謂的「無我」,只是說,你要認清這個東西只是人心裡製造出來的一個東西啊,其他地方並沒——不存在啊;等於說對一個個人來講,只在你心裡啊,呵呵,哪、哪——別的地方沒有啊,呵。

 

那,你要是看穿了這個呢,你才有可能從所有的觀念的這個籠罩裡面出來。你要是能修到這個從觀念的籠罩裡面出來以後呢,那麼,有什麼好處呢?就是說,我們真的這樣修的人,慢慢久了,體會到說,照這個道理去修的結果是什麼?就是說,身心方面呵,都有說不出的,呃,解脫、平安啊。因為你以前是像說揹了很大的包袱,觀念的包袱嘛,很多煩惱嘛;然後,你在一個牢籠裡,你的觀念把你綁成非這樣不可、非那樣不可,很緊的,對自己很緊,對別人也很緊,要求很多;誒,這些都沒有的時候,你看,多舒服。而且,這個不是只是說,個人得到解脫的快樂、的那個平安吶、的那種法喜啊,它另外的是什麼?就是說,真正這樣修了以後,從「我」的這種束縛、觀念束縛裡出來以後的人,誒,他發現什麼?它其實一切是無限的一體。「本來清淨」就是說,沒有人為的分別以後,它其實一切是沒有一個界限在那裡;是一個整體老在這裡的。只是一直遷流的整體,不是一個不動的整體,而且沒有邊限的。因為是一個這樣的東西呢,這個真實是這樣呢,結果會怎麼樣?結果就變成——那個——喔,有很多世間無可奈何的事情,像說有的病啊,怎麼治也治不好,或者有的人,他的病痛,一下在這裡,一下那裡,換來換去,換來換去,醫生治也治不好,找也找不到原因;誒,可是呢,找到這種修行久的人祈禱呢,誒,就可以解決囉,就有時候甚至很快就沒有問題。或者說,有的說,哦,有遇到鬼啊,來纏啊,來求、求什麼啊,誒,也是世間無解,可是,找這一些修行久的人超渡啊、什麼,哦,做佛教的功德啊、什麼,誒,也可以解決了;這都是實在的事情啊。不然的話,修行的人,你說整天說給別人祈禱,給別人超渡、什麼,誰要找你啊?沒有結果,誰要找你啊?呵。

 

所以,就是說,這個東西,不是只是說個人的問題;這個——真地往——這回,呃,能夠看清,不被觀念綁住以後,他能夠那個——進入的那個情況呢,是對大家都好的,喔。也就是因為真的是有這些呢,所以,我們可以說,根本一般人聽不進去,不可能相信、不可能做的,為什麼有我們願意奉獻一生來、來投入、來做?就因為我們嚐到說,後面是真的非常甜美嘛;對自己、對別人、對很多人,根本不需要認識的人,只要找祈禱,都有幫助的,那麼——這麼、這麼好的一個東西嘛,呵。

 

那麼,這一些呢,當然,不可能說,喔,勉強哪一個人說,你非接受「無我」不可啊、什麼;有沒有?我們沒有那麼愚癡啊;知道說不可能這種事啊。但是,只是要把這個「無我」的道理呢,佛法的這個修行的好處呢,用這樣子來講,希望說有緣聽到的人吶,能夠瞭解了以後,肯試一試;然後,慢慢越來越多的人呢,可以得到佛法的這些好處,呵,就是這樣而已,呵。好,今天就講到這裡。

 

 

吉祥圓滿

 

 

二○一八年十一月廿三日
佛安居     於加州


[Home][Back to list]